“网络有名气的人直播”成为衣裳行业新突破口?_资源信息_衣服工业网

图片 1

每场要换60套衣服跟粉丝对话到喉咙发炎一场四五个小时的直播相当于门店一个月的销售额

7月31日凌晨一点,可乐不可daydayup在淘宝直播间刚结束了一场长达五小时的服装的专场直播。

商报记者 潘婷婷

她赶紧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后台数据:5小时的直播战绩,14万人观看,销售量达4000件,销售额定格在了100万。“还算理想。”她有些开心。

7月31日凌晨一点,可乐不可daydayup在淘宝直播间刚结束了一场长达五小时的服装的专场直播。

可乐直播的这场服装专场,是“杭派女装”的一个新锐服装品牌,叫炫研。

她赶紧喝了一口水,看了一眼后台数据:5小时的直播战绩,14万人观看,销售量达4000件,销售额定格在了100万。“还算理想。”她有些开心。

在可乐的专场中,杭州本土品牌的服装占到了四分之一。这几年,在“互联网+”时代下,服装走进了直播间,玩起了“服装+直播”,杭州多家服装企业对这样一种“新零售”模式更是跃跃欲试。

可乐直播的这场服装专场,是“杭派女装”的一个新锐服装品牌,叫炫研。

四五个小时的一场直播相当于门店一个月的销售额

在可乐的专场中,杭州本土品牌的服装占到了四分之一。这几年,在“互联网+”时代下,服装走进了直播间,玩起了“服装+直播”,杭州多家服装企业对这样一种“新零售”模式更是跃跃欲试。

可乐,姓陈,今年33岁,一米七的个子,体重只有80多斤,是个淘宝网红主播。相比真名,她更喜欢别人叫她“可乐”。

四五个小时的一场直播

来杭州前,可乐一直在北京闯荡。2016年,注册了一个叫“可乐不可daydayup”的淘宝直播号,辗转于北京各处做直播。

相当于门店一个月的销售额

“那时什么直播都做,粉丝少,粘度不高,做得并不好。”可乐记得,当时最多也只有3万粉丝,就在她快放弃的时候,缪忠荣出现了,也就是“红演圈”公司的负责人。

可乐,姓陈,今年33岁,一米七的个子,体重只有80多斤,是个淘宝网红主播。相比真名,她更喜欢别人叫她“可乐”。

一年前,“红演圈”公司签下了她,直播走的是轻熟欧美风。签约后的第一场专场服装直播,让她兴奋不已,“直播5个小时,起码要换上60套衣服,刚开始,不太喝水,一说完嗓子就哑掉了,喉咙发炎。”

来杭州前,可乐一直在北京闯荡。2016年,注册了一个叫“可乐不可daydayup”的淘宝直播号,辗转于北京各处做直播。

现在,她每次直播前,泡一杯胖大海是必备的润嗓“神器”,站上五六个小时,对她来说,太平常。“选款、化妆一两个小时,直播五六个小时,总结也要1个小时,我一天的工作量时间也差不多要八九个小时。”

“网络有名气的人直播”成为衣裳行业新突破口?_资源信息_衣服工业网。“那时什么直播都做,粉丝少,粘度不高,做得并不好。”
可乐记得,当时最多也只有3万粉丝,就在她快放弃的时候,缪忠荣出现了,也就是“红演圈”公司的负责人。

可乐目前已经是“红演圈”最看好的一个流量IP,一年来已直播过不下200个品牌,有服装、化妆品、食品等。“经过后台数据分析,可乐的粉丝人群,年龄在25-35岁之间,职业大多数是白领。在选择直播专场,我们也会根据这个进行匹配。”红演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缪忠荣说。

一年前,“红演圈”公司签下了她,直播走的是轻熟欧美风。签约后的第一场专场服装直播,让她兴奋不已,“直播5个小时,起码要换上60套衣服,刚开始,不太喝水,一说完嗓子就哑掉了,喉咙发炎。”

对于炫研的这场直播,一百万元的销售额,缪忠荣说,“一般。”从去年开始,对可乐进行包装之后,一年多下来,她的粉丝数量,从两三万涨到了三十五万,一场直播,销售额少一点在四五十万元,多一点有一两百万元。目前,可乐最好的成绩,是240万元,在淘宝直播间排位第17名。

现在,她每次直播前,泡一杯胖大海是必备的润嗓“神器”,站上五六个小时,对她来说,太平常。“选款、化妆一两个小时,直播五六个小时,总结也要1个小时,我一天的工作量时间也差不多要八九个小时。”

“像淘宝直播的一线网红,比如说薇娅,粉丝多,流量大,一场可能就有千万元销售额。”缪忠荣说。“今年年底目标,就是希望可乐能挤进网红直播间前十名,粉丝达到百万,单场直播销售额近千万元。”缪忠荣说。

可乐目前已经是“红演圈”最看好的一个流量IP,一年来已直播过不下200个品牌,有服装、化妆品、食品等。“经过后台数据分析,可乐的粉丝人群,年龄在25-35岁之间,职业大多数是白领。在选择直播专场,我们也会根据这个进行匹配。”
红演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缪忠荣说。

100万,这个数字对缪忠荣来说,不是可乐的最好成绩,但对于新锐服装品牌来说,确实也是个不小的销售额。“我们做的一场直播,四五个小时,可能就是独立设计师品牌门店一个月的销售额。”缪忠荣说。

对于炫研的这场直播,一百万元的销售额,缪忠荣说,“一般。”从去年开始,对可乐进行包装之后,一年多下来,她的粉丝数量,从两三万涨到了三十五万,一场直播,销售额少一点在四五十万元,多一点有一两百万元。目前,可乐最好的成绩,是240万元,在淘宝直播间排位第17名。

本土服装企业力捧“网红”去年开始杭州的服装走进了直播间

“像淘宝直播的一线网红,比如说薇娅,粉丝多,流量大,一场可能就有千万元销售额。”缪忠荣说。“今年年底目标,就是希望可乐能挤进网红直播间前十名,粉丝达到百万,单场直播销售额近千万元。”缪忠荣说。

从去年开始,杭州本土服装企业,开始大力追捧“网红”,比如伊芙丽、雅莹、Mofan、郁香菲、芭蒂娜、卡拉佛、百格丽、JAC、Double
Feac、衣品天成等。

100万,这个数字对缪忠荣来说,不是可乐的最好成绩,但对于新锐服装品牌来说,确实也是个不小的销售额。“我们做的一场直播,四五个小时,可能就是独立设计师品牌门店一个月的销售额。”缪忠荣说。

缪忠荣说,像一些大的服装品牌,比如伊芙丽,去年开始尝试直播,一个月做两次直播,根据需求可能会去企业总部展厅,也有去线下门店,或者是自己选款式带回直播间。

本土服装企业力捧“网红”

位于艺尚小镇的加拿大设计师品牌JAC刚刚试水网红直播,JAC副总经理李宁介绍,从今年4、5月份开始,尝试网红直播。“原来预想一天卖个几十件,销售额卖个几万块差不多了。”但是结果却出乎意料,“一天的销售额,卖了几十万。”

去年开始杭州的服装走进了直播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